贰白

活得开心

两个月前xjb打的。

自娱自乐。

#rinharurin#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悉尼机场。

我和他保持着一前一后的距离。来的时候一头雾水只知道赶路,返程时就想多看两眼,这些真真的从未见过的景色,不至于走马观花。他性子急冲在老前面,恐怕嫌我步履拖拉,又像是担心什么,不时皱着眉回头凶巴巴瞪我几眼,可能是示意我跟上别走丢了。

这次旅行,凛简直帮我操办了一切。身边有个对各种流程驾轻就熟的人,我似乎完全不用担心什么。他也完全没有被麻烦的自觉,虽然嘴上不饶人,跑上跑下反而不亦乐乎的样子。

需要反思,交流真是我的大问题。之前倒真的没觉得,被凛拉到这里之后才感受到———所谓英语的重要性。

当然,虽然这点算是顿悟了,嘴皮子仍然不听我的使唤。

候机时,在座位上坐着发呆,远处忙碌的侧影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被捕捉进我的眼睛里。酒红色头发压在黑色鸭舌帽里,只看得见一束随性扎起的发尾。背着黑色登山包,斜倚在问询柜台边,正眉飞色舞地和工作人员谈论着什么。

过分地吸引人目光,让人无法忽视。感性又心软,实际上却是最没有心机的人。哪怕再年长几十岁,性格里最本质的东西仍然改变不了。真实会让人产生距离感。他带着战意和梦想靠近,我固执地守着自己划定的绝对领域,却总是被动着牵扯进和他的纠缠,所以烦躁不安。

我开始在脑海里试图将我和他的关系归类,结果却是失败的。他予我已经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概括的存在。我的人生被眼前的这个人搅得一团乱,但他仍旧是我最憧憬的人。

何尝没有意识到呢,时间会使不习惯转化成习惯,最后产生依赖性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已然变成「灯塔」。没有他,没有他不断地的敦促、鼓励、刺激,我几乎迈不开步子,无法前行。

我或许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依赖他。

前方的人一脸傻笑挥舞着登机牌第二次催促我的时候,才慌忙结束神游。十步的距离内,一言不发地凝视着他,他的头发,他的瞳孔,他的视线。情绪突然开始在胸腔里激烈跳动。机场内里的各种杂音像一瞬间被无限放大,不舍缓缓燃烧。

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啊。皱了皱眉,挪不动步子。

“怎么了,哈鲁,舍不得啊?”凛捋了捋头发,神色明朗。

“或许,关于出路,啊,想过来一起游吗?喂喂不要摆出那副表情啊!你知道的吧,隔壁泳道没有你我会超——级——寂寞的。”

“....别说这么难为情的话。”

他哈哈大笑,利索地搂过我的肩膀。

“我在这里等你。“

侧头看身边人的脸,那团「璀璨」本身。在他面前自己怯懦的二分之一无从遁形,意志力从他的周身进入我的身体。

心脏过分温暖,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关于未来的画面。明亮而坚实。我平常很少想过的未来,在这一瞬间,我突然想要抓住它。

澳大利亚。必须说再见了。

不久以后,「我」会再回来。

「我们」。会再回来。

对了,谢谢你。

凛。

非常非常感谢你。

SEE YOU FUTRUE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啊!想写澳洲旅行归途中哈鲁单人视角的脑洞,我真的改了好多遍啊,再看各种羞耻【没有】,太久没产出了啊,本来还准备写长篇巨作的,结果要写曲子,最后就写成了四百字励志小作文.........【有四百字吗??????

不过,港真,本人实在实在无法脑补他们普通恋爱,我的凛遥必须是最励志最独一无二的,正经游泳顺便谈恋爱那种【喂

哪天自娱自乐再写个小论文得了,秋天快来吧!